董雪漪:一封家书

时间:2019-01-03浏览:444设置

慈亲大人膝下:

  展信佳!
  我这几个月过得还不错,药有按时吃,身体状况也比较良好。
  最近在把大、小两位周先生的书来回翻读。小周先生在一篇文章里说,生活不是很容易的事。动物那样的,自然简易地生活,是其一法;把生活当做一种艺术,微妙地美地生活又是一法:二者之外别无道路,有之则是禽兽之下的乱调的生活了。
  我不明白怎么样去讲寻艺术的生活,但我对生活的理解,从大学的这几个月中,推翻了一些以前的认知,找到了新的定义。
  从小学到高中,一直被很多人建议要多认识不同人,要多交朋友,要合群。
  我虽然不理解,但对待这件事上就和读书一样——不解其意,只顾生搬硬套的照做。
  而在大学里,在这几个月里,才慢慢地真正意识到,不是每个人思维都能共通,不是每个人的生活轨迹都趋近。像余华在《在细雨中呼喊》写的那样,我不该再装模作样地拥有很多朋友,而是回到了孤单之中,以真正的我开始了独自的生活。
  小时候死记硬背读《中庸》,开篇第一句:天命之谓性,率性之谓道,修道之谓教。道也者,不可须臾离也。到了今天,终于摸到了个边。
  前些天,南京城里跌跌撞撞的掉了点雪。
  冬天天黑得早,吃完晚饭天光已经熄了大半。南京的月亮是很怪的,在十一月之前不管是不是八月十五它都是又大又圆的,晕染着正红色的。而今天没有带伞,我是冒着雪出来,冒着雪回去的,没能好好看,不然可以给你们讲讲雪天里的月亮。回到宿舍,一个人也没有。我开了灯进去,很寻常的就想到汪曾祺在《冬天》写的八个字:家人闲坐,灯火可亲。脑子里和你们在一起的画面一下全活灵活现投映在眼前了。
  月正圆,蟹正肥,桂花皎洁。合该围坐在一方小桌上,吃很多的饭,赏平平常常的月亮,数很多很多的星星。
  这不能算我第一次出远门,但是是第一次离家不远却回不去。
  “天与山与水,上下一白”,想回西湖去看看雪,更是想回去见你们。
此致
  祝好!



雪漪

2018年12月14日
(文/市场营销1803班 董雪漪)


(0)

相似推荐

更多>>

最热文章

更多>>

往期“最受欢迎文章”

更多>>
返回原图
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