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志军:我的青春是迷彩色

时间:2019-04-03浏览:274设置

时光荏苒,从刚刚到来时路边的彼岸花开的正艳,到如今的银杏叶落尽,初雪已过,转眼半个学年又要结束,在南信院的这些日子里我感受到了很多,明白了许多,释然了许多。如今的我已是一名大学二年级的在校士官生。想起高考填报自愿的时候,我仍为自己的志愿举棋不定。而当尘埃落定的那一刻,我的命运就此改变,一切看似巧合,实则注定。无论整个过程如何,我总算实现了自己儿时的军旅梦。

志军,要拥有一名真正的人民解放军该有的志向。爸爸,给我取的名字都寄予厚望,我又怎敢辜负所有人对我的期待,幼时的我在心底便留下“长大了要去当兵”的念头。小时候,我以为的军旅生活是圣斗士星矢,是不死的雅典娜从战斗机舷梯走出的那一瞬间,全世界都为他鼓掌。当时的懵懂理想在我心里栽下小小的种子,这么多年,未曾提起,却也不曾忘记。

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六日,舅舅送我到南京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报,那是我第一次踏入南信院的校门,内心充满着激动与好奇。在新生报到处,我看到一面特殊的旗帜,紫色的旗帜上面印着“士官学院”,我像找到组织的孩子,匆忙的跑了过去,只见面前坐着穿军装的、负责迎接新生的班长,顿时被那身军装所吸引。我像一个找到家的孩子一样开心,这身军装是我向往的,这样的未来也是我向往的。

刚到学校的我们就参加了辅导员组织的全营大会,那是我一次感受到这里的不一样,从坐板凳的三分之一,到始终保持抬头挺胸笔直的坐姿,到严肃的开完半个多小时的会议……说实话,我差不多有点崩溃了,全程高度紧张,让平时活泼的我有点受不了了。但是,我始终都告诫自己,既然选择了士官生这条路,便只顾风雨兼程!从穿人生中的第一套迷彩,我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

我们的生活是体能和队列的排列组合,遵守着严格的士官生一日生活制度,从早上五点半的起床整理内务,六点十五的早操训练,七点十五的早饭,到一天的操课、体能训练,每天晚上八点半风雨无阻的晚点评……这样的日子看似枯燥,但我们从来不会说后悔。因为在这里我们不断向前,把自己的连队生活过得丰富多彩,不断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!为一年后可以顺利进入部队打下坚实的基础!

水深火热的新生军训刚过,又来了一个月的加训,每天晚上的训练更是难熬的,闷热的南京城晚上竟然没有风,还满是让人后怕的蚊子,特别是晚上的军姿训练,一站就是半个小时起步,教官会像“大魔王”一样,不知不觉就站在你的身后面,用手扯你的胳膊,或者用膝盖抵你的小腿,来检测你是不是把胳膊夹?腿是不是绷直了?军训的生活不仅仅夹杂着汗泪,还充斥着满满的回忆。日复一日的训练,日复一日的绝望。我甚至曾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得只是羡慕那一身荣光,那背后的血泪,却拒不接收?

现在回想起来,不管因为鞋子没有摆成一条直线被罚写检讨,还是因为连队一人犯错全体受罚在篮球场蹲“鸭子步”,抑或是在训练场汗珠从脸颊划过的刺痛跌落在体能衫上的汗渍,都掩盖不了这身军装给我们带来的希望。回忆当初,只记得国旗台那一面我们一生要守护的国旗,它是那么耀眼。

新时代要有新作为。未来,我们要更加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,居安思危,锐意进取,筑起国家安全牢不可破的铜墙铁壁,为实现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强安全保障。

戎装在身,我再也不是那个满腹牢骚的孩子。“纵有千古,横有八荒;前途似海,来日方长。”梁启超曾在《少年中国说》中对中国青年寄予厚望。恰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,在最好的年纪,我志愿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,以一己之力,固国之海防

(文/海军通信1702 周志军

(0)

相似推荐

更多>>

最热文章

更多>>

往期“最受欢迎文章”

更多>>
返回原图
/